记忆中已经记不清是多少次来到这片土地了,它神秘、新鲜,却也让人觉得彷徨和眷恋。

仿佛炊烟袅袅就在昨天,而今天就已经建起了高楼大厦;仿佛漫山遍野的绿意就在昨天,而今天就不得不穿行在钢铁水泥丛中。一切都显得如此陌生,却又这样熟悉。

大街小巷中,喧闹声不休不止;从早到晚,叫卖声毫不停歇。孩子的哭声,妇人的泼骂声,汉子的喝止声,与这座冰冷的水泥城市格格不入,但却融合的近乎完美,找不出一丝强迫的痕迹。

漫步在小道上,我寻找着旧时光。从前的书店还在开着,我带着怀念的心情走了进去,却发现无论是书的摆设还是店员的面容,都已不是原来的模样。幸而老板未变,与他寒暄两句,才得知书店差点不复存在,然而由于他的坚持,矮矮的书店才得以在这高楼大厦中留存下来。告别老板,我继续上路。沿途遇到了牛奶点的阿婆,于是又聊起来。从聊天中获悉,阿婆家的那只金黄色的猫咪已经过世,我唏嘘不已。从此,回家的路上再也不会遇到那只胖乎乎的可爱小猫;买牛奶的时候也不会再有阻拦。我不知,这算是一种幸运,还是一种不幸。

木心在他的诗歌《从前慢》中说:“从前的时间很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而现在的时间很快,快到瞬息之间就走完一生,快到很多时光还来不及把握就已过去。正如村上春树所说:“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,其实不是,人是一瞬间变老的。”

旧时光,思无量,人不知,悄走光。我还漫步在路上,寻找旧时光。